二维码
联系我们

一部尘肺病纪录片拍摄近十年,竟只能靠导演蒋能杰亲自发资源传播

作者:何惧人间 时间:2020-03-30 18:09

字号

尘肺病,蒋能杰纪录片,矿民马夫尘肺病

你是否遇到过这样的事情?

当你在豆瓣标记了一部想看的电影,却发现没有地方可以观看,紧接着你就收到了私信——那部电影的导演,直接将下载地址和详细的观看方法发给了你

私信

一位导演,怎么“卑微”至此?

因为他的片子,不能公开放映,但是导演只是想为某些群体发声。

不能上映

于是他就在豆瓣蹲着,有谁标记了“想看”,他就关注然后把影片的链接私信给网友,甚至链接还经常会消失。

这部纪录片叫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,导演叫蒋能杰

海报

影片聚焦湖南湘西南的贫困人民,用长达近10年的时间跨度,记录了三个群体:矿民在山上的挖矿生活马夫为了家庭的奔波、努力和患病尘肺病患者的日常和死亡

很多人不了解尘肺病是什么。

于是在搜索软件上输入尘肺病,有一句话这样总结:会呼吸的痛,尘肺病是中国最严重的职业病

职业病首位


也就是说,尘肺病的发病和社会息息相关。

尘肺病是劳动者在工作过程中长期大量吸入粉尘,这些粉尘进入到肺部之后会导致肺部产生一系列复杂的生化反应,最终导致肺部的纤维化,形成尘肺。

有学医的网友曾专门到职业病防治所去采访过尘肺病人。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的肺已经像一个疏松棉花套一样了,不再鲜活,他们却很乐观,讲着他们年轻时是如何工作的,都在吃什么药。

尘肺,矽肺,石棉肺,他们的肺脏被粉尘颗粒附着。最后自己也变成了一颗尘埃

因病致贫


这部纪录片就是通过记录普通得病矿工的日常,映射了600万尘肺病群体的命运。

除了从2010年跟拍到2018年,这位导演几年间,一直都在尽自己所能,帮助尘肺工人们,为他们筹善款为患病者的孩子申请助学金。几年后他拍摄过的矿工去世,他还留心关照他们的子女;甚至“受邀”帮一些尘肺病晚期的工人拍摄遗像……

受邀拍摄遗像


19年的时候,导演在微博说,今年怎么的也得整出来,算是对自己一个交代。但后来这个项目还是取消了,他就决定在网络上发行传播,因为“传播发声很重要”。

对自己一个交代


导演的资料页左侧是他这些年来的作品和获奖,右侧是照片,下面写着一句话:路漫漫其修远兮,吾将上下而求索。”那样掷地有声。

导演蒋能杰


为了抓住那一点点希望,于是努力追逐微弱的火光

其实很多独立电影人、纪录片导演都是这样。

为了拍一部片子,在偏僻落后的地方一呆就是好几年,孤独又寂寞的,用镜头记录最真实的、不为大众所知的人生。

纪录片《寻找手艺》的导演张景本来过着舒适优越的生活,却在40多岁时卖掉北京的房子,带着不专业的团队,跋涉了3万多公里,跨越23个省,花费129天,用镜头记录下199名传统手艺人,144项传统手艺

寻找手艺


但是没有电视台愿意买他的片子,最后在B站上免费放映。甚至他坚持在拍第二季时,第一季镜头里的一部分人就已经去世了。

为什么要拍纪录片?也许是因为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,记住这个时代容易被遗忘的东西

因为害怕忘记,所以努力记住。

有些事情,如果无人传播,就逐渐无人知晓。可是需要有人记住,需要有人为之发声。

回到《矿民、马夫、尘肺病》这部纪录片。

关于煤矿的消息,似乎只在有爆炸垮塌等事故发生时才会出现在新闻中,用那些吸引人眼球的报道偶尔冲击一下这个世界,让地上的人想起,原来还有这么一群地下人正在经历“无声的死亡”

纪录片截图

我们似乎常常被繁华盛世的假象蒙蔽了双眼,忘了在我们脚下支撑着的这片大地的,最平凡的人们。

人生海海,个体成为砂砾,被时代的浪潮淘尽所有,最后什么都不剩,

然而我们每个人都是个体,为什么对彼此这样冷漠?

有人说纪录片是下一个时代的备忘录,但是一百年后,再回看这些影像资料,历史已经不痛不痒了。

幸好还有像蒋能杰这样的导演的坚持,坚持为社会的一小部分人发声,把他们的生活呈现在人们面前,如果有足够的传播力,那么他们这一个群体会得到更多的社会关注,也许问题能够得到一些解决。

可惜的是,非主旋律的纪录片被当成了暗夜里的传播者,边缘人成了所谓的社会的威胁者。这类纪录片在当代意义没有被重视。何其可悲。

然而,即使只是微弱的声音,也在努力穿破墙壁,用力地喘息

即使世界黑暗,总有人在追逐太阳。

只是希望,这些努力能被更多的人看到,能让更多人去关注一些群体,便也足够了。

责任编辑:何惧人间报料投稿:tg@wsyscm.cn;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 尘肺病,纪录片,蒋能杰,矿民马夫尘肺病
最新热门
一语观点公众号
推荐